正确地解经是基督徒需要培养的品格(书评:《认识圣经》)

这本书我很久之前读过,最近重读,还是很有收获。因为,不断地学习解经,让我越来越认定——正确地解经是基督徒需要培养的品格。

现代人有一个毛病,就是倾向于将知识与生命分开。这与资本主义有关,马克思所说的“异化”病症是可以观察到的:人们所学习的知识被用于工作,而人的工作目的,却只是为了赚钱,因此,人的劳动与自己的生命被割裂了,知识也与生命割裂,一个人对某种知识的学习、掌握和运用可以与他是怎样一个人、他要成为怎样一个人完全没有关系。

基督徒的毛病要复杂一点,因为据说基督徒是已经“重生”的人,他们有“新生命”,所以基督徒不会有异化的问题。于是,基督徒们追求“属灵生命”的成长。然而,基督徒实在没有那么厉害,也不会一瞬间脱去老我。基督徒们对“生命”的追求,有可能产生一种反智倾向,其背后的前提却仍然是来自于世界——知识与生命是分离的。所以,追求生命,意味着排斥知识;信心,意味着不动用头脑。如果将这样的状态定义为敬虔,那就更严重了,因为其他人无法劝诫一个自认为拥有“单纯信心”的“属灵人”,除非他的心先改变。

等等,这种状态听起来是不是有点可怕?

正如作者听到一所基督教学院的院长说“需要一个方法生动活泼、能使圣经活过来”的老师时要强忍住反驳的话,当我劝勉一位基督徒要饶恕弟兄时,听到“我没有感动饶恕他”的回应时,也是一样语塞。为此,我相当担心,甚至开始出现某种“忧愤”的情绪(这当然是我自己需要对付的)。

有太多的基督徒认定研读圣经乏味无聊,神学更是“出于人”而不必要。然而,史哲罗指出这背后隐藏着骄傲、懒惰和不诚实(第7页)。神学知识固然会引起一个人自高自大,但排斥神学就几乎已经是自高自大了。

因此,要解决这个问题,就必须先解除从这世界而来的前提。不存在一种“知识”与“生命”的分裂,我们要对付的,正是这样一种罪的后果,甚至是罪的源头——不听神的话。人需要从神而来的新生命,但这绝不与知识相矛盾。相反,圣经指示我们,必须尽力研习神的话。基督教信仰,绝不是反理性的。相反,我们的信仰是非常理性的(第20页)。那里有一种在严肃思考基础上所引发的对神和永恒之事的热情。

如果是这样,我就要再说一遍——正确的解经是基督徒需要培养的品格。如果你觉得这句话有违和感,最好反思一下为什么如此,你是不是在前提中将“解经”定义为单单是一种知识活动,而知识又是与生命无关的。

正确的解经这种品格,是需要付出许多代价来培养的,可能要花许多时间。我曾经尝试向会众教导解经法,最早使用《圣经导读(上)》,被投诉太过学术;然后推荐过《圣经这本书》;也推荐过这本《认识圣经》;最近把CHBC的圣经概览课程翻译出来供教会用(再次发现会众似乎不怎么能接受,继续评估中)。我自己也翻看过其他释经学的书,《基督教释经学手册》、《基督教释经学》,最近又在期待《圣经释经之旅》能够有所帮助。无论如何,在不断地学习、查经、讲道之中,我发现自己的思维逐渐被改变,凡事都需要先问:圣经是怎么说的,接着则自然地开始查考文体、上下文、作者、神学主题、字词,等等。这便成了一种习惯,一种自然的思维和生活方式。或者,我要说,这已经变成了一种品性。在这种品性的背后,是对神话语的敬畏、信靠、顺服。我不是说,自己已经完全了、得着了,但基督徒的生命要成长,就必须养成这样的品性。“凭感觉”的基督徒无论对己对人对群体,都是有害的,更不必说服事别人、服事教会。

这本《认识圣经》简明而深刻(巴刻的序言有《魔鬼家书》之风,很有趣)。先讨论“为什么要学习圣经”,上面所提到的一些内容都在其中,最后一句话直白而又有力:“这是我们的本分”。第二部分提到一些宗教改革以来关于个人解经立场的争论和发展,个人解经并非胡乱以私意解释,教会中也仍然有承担教导职分的教师、牧师,基督徒必须尊重。接着,第三部分揭示了释经学的一些原则,包括:以经解经、按字义解释、文体、历史语法、作者,等等。第四部分进一步提出了更细一些的解经原则。最后一部分则讨论了文化限制与解经的问题。

我推荐基督徒使用本书作为学习研读圣经的入门书,另外可以配合《圣经这本书》,若需要进深,可以再读《圣经导读(上)》。

真心盼望有越来越多的基督徒将生命扎根在神的话语之中,时时以神的话来检验、省察自己的一切观点,并努力顺服神的话而改变自己的心。

 

《认识圣经》,史哲罗(R. C. Sproul)著,张百合 译,改革宗经典出版社。

此条目发表在我的信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