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王的两个身体》译后记

这是一部十分折磨译者的著作。为此,我需要先记下我的痛苦——就是那几个关键名词的译名,并盼望我的痛苦经历能够对读者有所帮助。

继续阅读
发表在 读书 | 留下评论

《我不是潘金莲》:上访的政治神学

继续阅读
发表在 城市随想, 法学阶梯, 看电影, 读书 | 留下评论

宗教改革与世界的世俗化:一个反思

约好写一篇,想了许久,问题越来越大,暂时没有时间详细研究,只好把初步的设想记下来,谨供参考。以下是提纲。

问题
一、宗教改革的动力
    1. 基督教信仰的实践结构
    2. 教会的建立与拓展
    3. 中世纪的教会改革与宗教改革的差异
二、世界的世俗化:作为结局的宗教改革
    1. 中世纪到近代早期的政治神学
    2. 宗教改革的进程:反向视角
    3. 民族国家的兴起
    4. 教会的困境
    5. 一个例证:《血战钢锯岭》
三、如何不断改革?
    1. 现代世界的景观
    2. 回顾:基督信仰在现代的困境
    3. 回归有力的认信与反思
总结

继续阅读
发表在 历史研究, 我的信仰, 读书 | 留下评论

《血战钢锯岭》:政治神学的胜利

继续阅读
发表在 看电影 | 留下评论

略论宗教改革中的良心问题与现代政治图景

关于宗教改革与所谓“现代性”的关联,论者甚多。就学科而言,涉及神学、社会学、宗教学、史学、政治学、法学等各个领域,马克斯·韦伯,特洛尔奇(Ernst Troeltsch),陶尼(R. H. Tawney),利奥·施特劳斯,沃格林,布鲁门伯格(Hans Blumenberg),查尔斯·泰勒,昆廷·斯金纳,哈罗德·伯尔曼都就此作了相当深入的挖掘与论述。虽然不同学科的学者岐见纷纭,但至少共享了对这一问题的极大重视。无论如何,世界的“世俗化”或说现代世界的生成,在时序上紧接着宗教改革,至于二者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此种关系的性质和程度如何,则有不少争议。显然的一点是,宗教改革之前与之后的世界,表现出了极大的不同,这也正是引起学者们关心的原因。

本文无意比较和分析诸种学说的问题意识、切入角度和论点论证之优劣,也不打算梳理“世俗化”或“现代性”的概念和现象。本文从一个不大但相当关键的问题,即宗教改革中的“良心”问题入手,作简单的考察,主要涉及现代世界政治和法律领域的变化。本文希望表明:新教改革启动了一种对“良心”的私人化理解和实践,这个进程令原先自上而下设定权威的政治结构解体,同时逐渐发展出了自然权利观念和契约论,构成一种自下而上排布权威的政治结构;并且,正在这个发展过程中,一个在许多方面借用了神学资源的世俗世界形成,教会不得不面临日益复杂的处境。

我必须说明,本文仅表达了初步的思考,因时间受限,未及查阅许多原本应当阅读的资料。受弟兄们鼓励,勉强成文,盼望进一步的研究及众多牧者和师友批评。

继续阅读
发表在 我的信仰, 读书 | 留下评论

读书笔记:洛伦茨《跨界》

本书是一部论文集。上编历史哲学部分启发更大;下编主要是史学理论和史学史,有一些是历史哲学的具体应用,也很不错,最后几篇关于德国现代史学对我的帮助小一些(可能是兴趣问题)。

最大的问题意识是回应后现代史学理论,尤其与海登·怀特和安克斯密特对话。一方面承认近代以来的“客观性”、“重建事实”的史学路径不可靠,另一方面反对将历史变作叙事、取消历史与故事的区别这类后现代相对主义。作者借助了科学哲学学者Hilary Putnam的“内在实在论”,尝试在抛弃兰克以降的“历史客观性”的同时,坚持历史具有实在性,历史不是故事,是在研究的基础上提出解释,历史真实表现为对同一事件的不同解释并存,而这些解释必须要提出论证。

继续阅读
发表在 读书 | 留下评论

《银翼杀手2049》:共同体的人论基础

《银翼杀手》改编自菲利普·迪克的小说《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虽然电影采用了小说的整体设定,但与小说还是大有不同,可以说自有思路。《银翼杀手2》则没有小说基础,完全是编导自创。在电影1和2之间,有一条非常重要的线索。当然,看第一部的人都会问“人究竟是什么”,但第二部把这个思路进一步扩展了。

故事发生在发生过核大战的地球,当时人类已经掌握了在其他星球建立定居点的技术。母球环境已毁,食品安全、生育、健康都是大问题,可以想见,有权有钱人都已经早早移民去地外定居点了,剩下的是无力出走的人。定居点一定是供不应求,第二部中华莱士说已经有九个地外定居点,而第一部和第二部前的短片都表示,地外世界也发生了战争。这当然合乎人类秉性,有人的地方必定有战争,并且人类一定不吸取教训。

继续阅读
发表在 我的信仰, 看电影 | 留下评论

论译者的自我修养

1. 责任感

翻译的工作具有某种神圣性。

语言是上帝的恩赐。上帝以话语创世,圣言成为肉身施行拯救,将来还要以圣言审判。受造物中,唯有人得了语言。然而人犯罪堕落,造巴别塔妄图僭取主权,上帝降临,变乱人的语言,人由此分散在大地上,彼此不通,更由此互相为敌。到新约五旬节,圣灵降下,众门徒开口说出其他人的语言,是上帝向人启示新时代临到,语言可以恢复,人心可以相通,分散各方的人们能够重新聚集,成为敬拜上帝的团体。不过,这是上帝令人瞥见永恒中美景,今日在这地上并未得完全,我们仍然苦于语言不通。

就此而言,今日在这世上,我们有翻译的工作,极为重要。翻译沟通两种语言,亦是沟通人心,令原本隔绝、相异的人同受感动、同得造就。你要爱这本书、这篇文章的作者和读者,你对他们有责任,你是他们之间的中保。

所以,译者需要知道,自己所从事的,乃是一项伟大的事业,不可轻忽对待。虽然,令人哀伤的是,今日世界对待译者并不好,翻译费率低,多数译者不能以此维持体面的生活。这诚然是冷酷的现实,然而,译者仍然需要有责任感,并常常提醒自己:在某种程度上,我们是在抵抗罪恶在这世上的破坏力。

继续阅读
发表在 读书 | 留下评论

敦刻尔克:异质的时间

与早先的时代相比,现代人对时间的感受发生了重要的变化。自钟表发明以来,人对时间的感受日益均质化。时间成为一种可计量、可分割、在每一点上同质的流体。这种时间与机械化生产、流水线这类东西匹配得很好,前一秒和后一秒是一样的,不断往前流动,随着机器的开动,以匀速的方式产出标准化的产品。工人在这种时间中接受“元规训”,生命也是均质的,因而丧失意义。资本主义工业化生产,注定了人的无聊,时间如冥河之水,静静地流淌。

从荷马到希罗多德,无论史诗还是历史,其功能都是记忆,拒绝遗忘,记下那些不朽的功业,记下英雄的荣耀。这意味着,时间并不是均质的,某些时刻,因着某些人的某种行动,具有更高的价值。基督教传统,也有类似之处,圣徒通过圣洁的生活、与恶魔的属灵战斗、在灵修中与上帝的交通,赋予某些时刻更高的价值。

现代人,或许只有在战争中才有机会直接体验这种异质的时间。

继续阅读
发表在 我的信仰, 看电影 | 留下评论

绣春刀2:体制内中产阶级的焦虑感

沈炼,在一个黑暗的时代,是一名有所追求的公务员。他并没有什么深厚背景(虽然爸爸可能做过锦衣卫高管),靠能力一点点做出来。从影片一开始,他就陷入巨大的焦虑。要提防有背景的下级同事暗算,要被不同部门调查,还有黑暗的幕后势力算计。不过,他总算是体制内的中产阶级,多少有保障,不像静海和尚那样,开个农家乐兼做字画生意,碰到事情分分钟家破人亡。然而,一旦卷入“上面的”斗争,他并没有什么可以依靠的资源,只有一身的功夫略作抵抗。

有希望吗?看不出来。当崇祯被刻画成几乎和魏忠贤一样诡诈,东林党被暗示为同样地不择手段,要去哪里寻找正义?

继续阅读
发表在 看电影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