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手是啥?

一、丝绸之路

庆丰帝的讲话里依旧充满了历史话语,那么就先来讲历史。

第一,丝绸之路本质还是商路,大家要做生意,自然走出一条路来。丝绸之路发生的时候,海路还不通,一旦海路开放,没人还会去走中亚的陆路。第二,这条路需要沿路上有商业利益,且有繁荣的据点。丝绸之路能走通,要沿途国家多少能够做生意,沿途各国都要有能力维持安定。汉唐的时候,西域各国是繁荣期,现在是荒漠。第三,丝绸之路要有一个终点,即便是大致上的。也就是说,是要两头有货的。汉唐那时,那头是罗马。说穿了,是要从繁荣走向繁荣,那头不可以是一堵墙,不可以是贫瘠之地,不可以是还不知道先走走看。

至于“海上丝绸之路”,诉诸郑和,差异太大。郑和的船队自然够大,但其动机显然不是商业。明帝国在这一遭航程之后闭关。因此,论到郑和的船队,有意义的问题是——“我们是如何失去南洋的?”到现在东南亚还有许多华侨,怎么会有那么多华人留在那边?自然的啦。慢慢做做生意,人就过去了。华人适应力强、吃苦耐劳,容易立足。所以本来南洋是很容易变成中国势力辐射的范围,但是——失去了。现在都不会再有“南洋”的说法。怎么失去的呢?不面朝东南亚做生意啊。

有学者指出要用“内亚帝国”的视角观察“一带一路”,是有见识的。现代中国的版图,基本上继承自清。新清史的研究是有意义的,指出了清帝国的内亚性质。问题是,今日中国还需要借助或重建这一性质吗?

二、脱先

两个例子

围棋有个术语叫“脱先”,意思是棋盘上某处正成为双方争夺的焦点时,一方突然不理,径直落子到别处去。脱先有可能是妙招,是基于胜过对手的大局观,并建立在得失计算基础上,主动采取的战略行动。脱先也有可能是被动的、无奈的,因为在局部怎么走都走不好了,不如另辟战场,说不定走着走着,原来的死棋开始活动、开始有借用。

另一个,拼图。片数多的拼图是很难的,有时候,作为中心区域的人物面部,或者手部,或者图案繁杂的器物,一时拼不出来,眼睛累花了。于是乎,找到一个边角,是背景的天空和云彩,先拼起来再说,慢慢再往中间拼。

三、角力

外交战略,在乎角力,好比下棋,要让对方难受,自己成形,于各处落子,慢慢连成一片。

有些地方,是需要守的。守不一定是消极,能守住,是有实力。

中美角力,美帝在二战以后就把阵线布在日本、台湾、东南亚一线,中国要能在这条线上做文章,不起冲突,但把局势往自己这边扳。

朝鲜、台湾、南洋,是可以有所作为的地方。

朝鲜是难局,大家走死,僵住不动。这个时候如果一门心思继续走死,那就真死了。日韩关系并不好,但中国实在没有魄力提出一个朝鲜统一的方案来,可能想都不会去想。没想象力,当然也是没实力。但是,要让美帝难受,把韩国拉过来,是一个很好的构想,如此日本的处境尴尬。现在么,这个局部被美帝主导了,中国要去附从美帝的计划,不从,又搞不定朝鲜,两头都付了极大的代价。

台湾。不得不说,刚刚一国两制的时候,台湾和美国都是有担心的。这个战略就是典型的以守带攻。提出一个很有想象力的构想,在自己这边捣鼓,捣鼓的时候,明显带着进攻性,同时又不是备战,和平得很,做做生意,大家就做一起去了。有一阵子台湾很紧张。

怎么搞糟的呢?没好好经营一国两制啊。香港糜烂至此,按眼下的局势,台湾已经没可能统一了。美帝守在这一线,也很安心。

南洋,更没有影响力,搞得邻国都要跟你吵架。看看美帝,拉美后院一定是牢牢控制住的。

这个真是有点奇怪的局面。如果从朝鲜、台湾到南洋一线都有好的经营,在东亚的领导地位就可以确立,日本日益尴尬,然后进一步发展与澳洲的关系,美帝就更紧张。

四、宇宙流

武宫正树的宇宙流,不取实地,落子都在五路以上,围大模样。

按眼前的局,貌似两角带一边都讨不到便宜,棋形极其难看。于是脱先,远远地去围一个大模样。

脱先的代价,就是让对方可以在你脱先的地方继续用子,巩固已有的利益。而脱先的获利如果不足以弥补,就很亏了。这样——能补得起来么?看不出来。

在现代围棋中,已经没有宇宙流的余地,而这种脱先的宇宙流,拿出去更会被同行笑话。对手要从外围侵消,还是直接打入在空里,都容易处理。

联络中亚,俄国冷眼看着,而且连印度都拉不拢。美帝随便玩两手,跟俄国亲近一番,甚或跟印度走近一点,这个空架子宇宙流就马上棋形碎裂。

五、帝国

全球化,美帝受威胁,一是欧盟,二是中国。欧盟从经济圈起手,且很有文化认同方面的建设。中国么,因为进入WTO加耍流氓,捞了一笔。

于是乎,美帝不要全球化了。美帝的战略很清楚,守住两洋,也就意味着孤立欧亚大陆。因为俄国衰落,孤立这片大陆不会形成对抗性的势力。东亚重地,破坏中国的东亚领袖地位;大西洋,造成英国脱离大陆,回到英美古老联盟,拉丁帝国建设进程势必瘫痪。

美帝走下坡路?或许有一点,但仍旧没有对手。对手们呢,并没有好的战略家和政治家。

一带一路能够被人从内亚帝国的视角去观察,就已经很失败了。前几十年的人口红利和在WTO耍流氓的收获,在自家后门外面荒滩上放一阵炮仗,差不多完了。

庆丰帝还以为提出了一种新的全球化,我看是条死路。说穿了,这个帝国没有一种精神、一种意识形态,是(至少看起来)足够美好、文明、令人喜悦的。在东亚碰壁的,拿到中亚荒漠,开头可以自娱自乐一阵,然后么,不会留下什么。反过来,这条路上得迎头碰上塔利班啊伊斯兰国啊,西域的安定都还有可能出问题。

总体上,美帝的格局还是罗马化,划定海上边疆,放任欧洲被蛮族入侵。天朝么,看起来自甘蛮族化,自行退回内亚帝国格局。跟周边邻国没有一个处得好(蒙古这样的国家都排华),你信能跟遥远的番邦处好?大概率是一场新西游记,撒币开路,一众虎狼化身小沙弥领件袈裟走人,接下去,弄不好还要啃你几口肉。

这个大概就是中国梦吧,作为一种与美帝现实主义的对比。

继续阅读

发表在 历史研究, 城市随想 | 留下评论

甘肃惨案、群学与媒体

甘肃灭门案,惨绝人寰,但是,没出路。

因为,这是个媒体事件。或者说,这个事件必须今日的媒介为载体,事实上传播方式已经决定了结局。跟那许多已经发生过、将来要发生的媒体事件一样,开始碎片化、被人消费,继而开始迷惑,最后被遗忘。或许明年这个时候,还有人会重提此事,但你会觉得这件事好像已经过去了十年。

为什么?

继续阅读

发表在 城市随想 | 留下评论

读书札记:《亚历山大•科耶夫:后现代政治的根源》

作者德鲁里的起手式是批判利奥·施特劳斯(她的《列奥·施特劳斯的政治观念》也由三辉出版)。这恐怕会令一些人吃惊(比如,《政治观念》的中译序与该书内容就并不怎么相配)。因为,时下有不少人将施特劳斯视为“哲人”,或许也有人认为依循这样的政治哲学,可以为中国的政治实践找到道路。德鲁里直斥施特劳斯是一个“激进、极端、虚无主义的后现代保守主义分子”(《政治观念》再版导言),并且他的学说已经直接影响到现实政治,并将走向暴政,尤其是培育出一批“傲慢、无节制和虚伪的精英”。

而施特劳斯的思想渊源,在科耶夫。

继续阅读

发表在 历史研究, 读书 | 留下评论

基督徒的奉献

一、旧约的教导

在律法颁布之前,实际上就已经有关于奉献的例子。亚伯拉罕向神的祭司麦基洗德奉献了所得的十分之一(创14:20),雅各也向神许诺献十分之一(创14:20,28:22),新约对此也作了确认(来7:1-10)。

在旧约律法中,神命令祂的百姓拿出收入的十分之一支持利未人——当时的宗教教师。这里说到的十分之一不是一次,而是三次,相当于他们年平均收入的23%,这还不包括圣殿税和自愿的奉献——一,从每年的出产中,拿十分之一奉献给利未人(10%)(利27:30-34);2、每年一次在节期庆典中的十一奉献(10%)(申14:22-26);3、每三年一次的十一奉献,用以赒济穷人(每年 3.3%)(申14:27-29)

继续阅读

发表在 我的信仰 | 留下评论

读书札记:《当知识分子遇到政治》

马克·里拉在这本书中提出了一些十分重要的问题,关于思想与政治实践,关于自由与暴政,关于德性。然而,这本书却可能被误解。

首先是贴标签的危险。两位译者在译后记里提到了这个问题,文末的访谈里,刘擎老师也问到了这个问题。鉴于里拉自觉地为人的自由呼吁,便自然有了一种“站队感”。进一步,当中国人把这个美国学者所说的自由与美国民主联结在一起,再用中国语境里乱成一锅粥的“左”“右”去评论,那自然是更乱了。

里拉的回应,是本书的正题。中译并没有翻出来,那就是“鲁莽的思维”(reckless mind)。“鲁莽”这个词可以在美国法律里找到,指一种不顾他人安全的、不计后果的行为,比方像我这样的高度近视者不戴眼镜把车开到120迈。里拉之所以要挑出书中的这些学者,不仅分析其思想学说,而且与他们的政治实践结合,是要表明,这些聪明的头脑,制造出了一些十分鲁莽的思想,如果投入政治实践,是要出许多人命的。里拉表示,重点并不是这些人反对民主自由,而是他们的思想缺乏节制审慎(我可以进一步说,那实际上是个道德问题,有一些思想看起来华丽、足以迷人,但那就是邪恶的)。

继续阅读

发表在 读书 | 留下评论

书评:《思想的境界》

我们生活在一个据称经过了“理性化”的世界,然而反讽的是,如今却没有太多人愿意花时间读一本需要动脑子的书,尤其是一本自称有关“真理”的书。于是,现代人在日常所实践的,常常只是一种“理性的修辞”。最近几个月,每到晚间,许多人会打开电视,听一些“专家”谈论股市。在以貌似理性的方式听取关于世界局势、宏观经济、国家政策、公司状况的分析,乃至布林线、金叉这样的专业术语后,第二天,其中不少人将依照自己心中对于金钱的热望决定买进或卖出一支股票。这样的场面,每隔若干年就会集中发生一次。说实在的,如果人真的已经理性化,“股市崩盘”这样的事情是不会发生的。

继续阅读

发表在 我的信仰, 读书 | 留下评论

真理与应用(书评:《敬虔的丈夫》)

读完这本书,我觉得有必要首先提醒两点:第一,这本书有300页,但不要被页数吓到,排版颇疏松,实际篇幅没有感觉的那么大;第二,这本书没有很多大段的论述,很好读,但不要读得太快,更有帮助的做法或许是不断停下来反思、查考一些经文(事实上,我自己为了完成作业读得相当快,打算回头要再慢慢读一遍)。

坊间婚姻类的书很多了,我愿意把本书作为第一推荐阅读书目,原因是:一、真理非常扎实;二、应用也非常扎实。

本书分为四个部分:第一部分是真理的基础;第二部分论丈夫的责任,是比较基本的原则;第三部分论丈夫的决心,更具实践性的;最后一部分论到几种特别需要关注的罪,是极好的提醒。

继续阅读

发表在 我的信仰, 读书 | 留下评论

正确地解经是基督徒需要培养的品格(书评:《认识圣经》)

这本书我很久之前读过,最近重读,还是很有收获。因为,不断地学习解经,让我越来越认定——正确地解经是基督徒需要培养的品格。

现代人有一个毛病,就是倾向于将知识与生命分开。这与资本主义有关,马克思所说的“异化”病症是可以观察到的:人们所学习的知识被用于工作,而人的工作目的,却只是为了赚钱,因此,人的劳动与自己的生命被割裂了,知识也与生命割裂,一个人对某种知识的学习、掌握和运用可以与他是怎样一个人、他要成为怎样一个人完全没有关系。

基督徒的毛病要复杂一点,因为据说基督徒是已经“重生”的人,他们有“新生命”,所以基督徒不会有异化的问题。于是,基督徒们追求“属灵生命”的成长。然而,基督徒实在没有那么厉害,也不会一瞬间脱去老我。基督徒们对“生命”的追求,有可能产生一种反智倾向,其背后的前提却仍然是来自于世界——知识与生命是分离的。所以,追求生命,意味着排斥知识;信心,意味着不动用头脑。如果将这样的状态定义为敬虔,那就更严重了,因为其他人无法劝诫一个自认为拥有“单纯信心”的“属灵人”,除非他的心先改变。

继续阅读

发表在 我的信仰 | 留下评论

在真理中合一

【加拉太书5章】

13弟兄们,你们蒙召是要得自由,只是不可将你们的自由当作放纵情欲的机会,总要用爱心互相服侍。14因为全律法都包在“爱人如己”这一句话之内了。15你们要谨慎,若相咬相吞,只怕要彼此消灭了。

 16我说:你们当顺着圣灵而行,就不放纵肉体的情欲了。17因为情欲和圣灵相争,圣灵和情欲相争,这两个是彼此相敌,使你们不能作所愿意作的。18但你们若被圣灵引导,就不在律法以下。19情欲的事都是显而易见的,就如奸淫、污秽、邪荡、20拜偶像、邪术、仇恨、争竞、忌恨、恼怒、结党、纷争、异端、21嫉妒、醉酒、荒宴等类,我从前告诉你们,现在又告诉你们,行这样事的人必不能承受 神的国。

 22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23温柔、节制。这样的事,没有律法禁止。24凡属基督耶稣的人,是已经把肉体连肉体的邪情私欲同钉在十字架上了。25我们若是靠圣灵得生,就当靠圣灵行事。26不要贪图虚名,彼此惹气,互相嫉妒。

继续阅读

发表在 我的信仰 | 留下评论

密码保护:关于植堂,给云火弟兄姐妹的信

这是一篇受密码保护的文章,您需要提供访问密码:

发表在 我的信仰 | 要查看留言请输入您的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