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银行

下午去了趟银行。

一方办网银的时候,我看到门外路边坐着个人,建筑工人打扮,手里捧着安全帽,背靠在一个配电箱上,看上去脸色很不好。我走出去问他,他说没事。于是我又转回来,在玻璃窗口站着继续看他。保安说这个人已经在那里半个小时了,看上去不太好。于是我和银行的经理一起出去看他。

四川宜宾人,之前在徐家汇不小心摔伤了脚,去了趟医院,把身上带的钱都花完了。跑到高桥找老乡借路费回家,不得。进了救助所,脚伤也没得到什么治疗,遣返的火车票只有短途,等了两个礼拜,只有到嘉兴的票,说到那里的救助站再去等票,这样一途回家去。他觉得这样不行,就逃了出来,晚上露宿的时候,箱子也被人偷了。昨天隐瞒伤情找到份装修的活,没有小工,一个人干了一整夜,老板发现有伤,给了八十块钱解雇了他。从早上到现在,觉得头晕,坐在路边。

一方出来找我。我说,他是工作了一夜没吃饭低血糖了。边上的人越聚越多,有人给了块糖,我给他吃了。银行的经理打了110。一会儿警察来了,没什么好气,因为中午已经见过他一次,一样的情况,不要吃别人买的东西,不愿再进救助站。警察说我们也没办法,劝说几次,见他还是不愿去救助站,让他签了出警记录、告诉他要去救助站的话就找警署,走了。他说到成都的火车票360,有位好心阿姨说大家凑一点,她愿意出50,我们也愿意,不过其他人听说这话,很快就散了,阿姨看看,说自己也有事,也走了。我让一方去对面的教堂找找看人,没有找到。

问他家里可有亲人。他说,自己的妻子得癌症,四月间去世了,有个堂兄弟前些年在山西矿难死了,眼下家里只有老父,还有个女儿也在外面打工。他只想回家医脚伤,要再找地方打工,有几百就够了。

一方说,我们替他买票,他回家以后可以还给我们。他终于说好。我让他坐到银行里,拿他的身份证去买票,路上给他买了点吃的和水果。回来,我把地址写给他,他连声说谢,吃了点心,喝过热水,看起来好些,能起来走路了。送他去坐公交车。一方说我们是基督徒,他说知道,他妻子也是,他们家那边有好多教堂的,他也去过。问他信不信,他说去过教堂,只是像他这样要打工的人,没时间。他说知道浦电路有个教堂,张江还有一个,是他们建的。一会儿,车来了,他上车去了。

一方说,神奇,这是第三次了,碰到的人总是信徒或者家里有人信的。我说是啊,神奇妙的安排。我觉得这样的事总是能让我自己的信心坚固。

回到家里,一方问,他几岁。我看过身份证,他是1967年出生的。

我为他祷告,愿他在回家的路上平安。

此条目发表在我的信仰, 生活散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