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念的童女亚比煞

列王纪的开篇是这样:

1:1 大卫王年纪老迈,虽用被遮盖,仍不觉暖。
1:2 所以臣仆对他说:“不如为我主我王寻找一个处女,使她伺候王,奉养王,睡在王的怀中,好叫我主我王得暖。”
1:3 于是,在以色列全境寻找美貌的童女,寻得书念的一个童女亚比煞,就带到王那里。
1:4 这童女极其美貌,她奉养王,伺候王,王却没有与她亲近。

按理说,采用历史叙事形式的列王纪,开篇应当十分重要,但为什么这里不明不白地解释“书念的童女亚比煞”呢?整本圣经中,亚比煞只出现于列王纪头两章,她有什么重要意义呢?

列王纪的头两章,叙述的内容是大卫的王位如何传到所罗门手中。在这个叙事过程中,亚比煞实际上出现三次:第一次是开篇,第二次是拔示巴进宫见大卫,亚比煞在伺候王,第三次是亚多尼雅托拔示巴向所罗门求亚比煞为妻,结果被杀。

我们可以先跳跃到第三个场景来看:

2:13 哈及的儿子亚多尼雅去见所罗门的母亲拔示巴,拔示巴问他说:“你来是为平安吗?”回答说:“是为平安。”
2:14 又说:“我有话对你说。”拔示巴说:“你说吧。”
2:15 亚多尼雅说:“你知道国原是归我的,以色列众人也都仰望我作王。不料,国反归了我兄弟,因他得国是出乎耶和华。
2:16 现在,我有一件事求你,望你不要推辞。”拔示巴说:“你说吧!”
2:17 他说:“求你请所罗门王将书念的女子亚比煞赐我为妻,因他必不推辞你。”
2:18 拔示巴说:“好,我必为你对王提说。”
2:19 于是拔示巴去见所罗门王,要为亚多尼雅提说。王起来迎接,向她下拜,就坐在位上,吩咐人为王母设一座位,她便坐在王的右边。
2:20 拔示巴说:“我有一件小事求你,望你不要推辞。”王说:“请母亲说,我必不推辞。”
2:21 拔示巴说:“求你将书念的女子亚比煞赐给你哥哥亚多尼雅为妻。”
2:22 所罗门王对他母亲说:“为何单替他求书念的女子亚比煞呢?也可以为他求国吧!他是我的哥哥,他有祭司亚比亚他和洗鲁雅的儿子约押为辅佐。”
2:23 所罗门王就指着耶和华起誓说:“亚多尼雅这话是自己送命,不然,愿上帝重重地降罚与我。
2:24 耶和华坚立我,使我坐在父亲大卫的位上,照着所应许的话为我建立家室。现在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起誓,亚多尼雅今日必被治死。”
2:25 于是,所罗门王差遣耶何耶大的儿子比拿雅将亚多尼雅杀死。

亚多尼雅求亚比煞,结果惹来杀身之祸。有评论认为亚比煞属于大卫王的妃嫔,所以亚多尼雅求王的妃嫔,构成叛逆行为,所罗门杀之有理。我们需要来看上下文的叙述。

首先,亚多尼雅争王位不成,从祭坛逃脱,所罗门并未与他完全和好,而是语带威胁、心存杀机。亚多尼雅应该很清楚,作为争夺王位失败者,从此以后需要夹着尾巴做人 ,不可再生是非,尤其是惹人怀疑的行动。那么,如果亚比煞是大卫的妃嫔,亚多尼雅应该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不至于犯此错误。亚比煞是大卫的妃嫔吗?

这样我们就发现开篇提到亚比煞信息的重要性。开篇所说的,实际上是两点,第一,在法律上,亚比煞不是大卫的妻子,只是个侍女,或者说,是带有医疗性质的仆人;第二,在实际上,亚比煞也不是大卫的妻子,因为经文特别说明大卫没有与她发生性关系。所以开篇的一段描述,最直接告诉我们的是,亚比煞无论在法律上还是在事实上,都不构成大卫的妻子。

再回到第三个场景,我们需要继续观察经文的叙述。

亚多尼雅对拔示巴说:“你知道国原是归我的,以色列众人也都仰望我作王。不料,国反归了我兄弟”。如果这句话仅仅停留在这里,或许可以解释为他仍然心怀不满,但接着半句是——“因他得国是出乎耶和华”。很显然,在这里作者让我们看见的是,当时亚多尼雅并不是一个叛逆者。起初他要争王位,是因为自己在存活的王子中最为年长,有法律上的依据,但所罗门做王之后,他表示承认,并且承认是耶和华的意思,所以从经文来看,看不出他的反叛之心在哪里。

另一方面,可以观察拔示巴的反应。拔示巴做了太后,对所罗门是很有影响力的,因为所罗门能够坐上王座,拔示巴起了非常关键的作用。拔示巴对于亚多尼雅的来访,起初也显得颇为谨慎,问:“你来是为平安吗?”表明她是存有戒心的,但亚多尼雅说明所求的事项后,拔示巴并没有推辞,而是痛快地答应了,去向所罗门王求这“一件小事”。所以拔示巴并没有觉得亚多尼雅求亚比煞为妻有什么不妥的地方,甚至觉得根本不是一件大事。

然而,所罗门听到母亲代为提出的要求,说话极为严厉,一下子就上纲上线,把事情的性质抬高到觊觎王位的程度。这又是为什么呢?

这样我们就需要去看亚比煞出现的第二个场景。当时亚多尼雅大张旗鼓地为自己争取王位造势(他并没有称王,只是在尽可能争取国中重要势力的支持)。而拔示巴受了拿单的提点,入宫去求王位。

历代志上22章记述大卫吩咐所罗门建圣殿,并向臣属宣告。但这一段并不能表明大卫在亚多尼雅事件之前已经宣告所罗门继承王位,相反,更像是在此之后发生的事。所罗门被膏之时,大卫尚未去世,因此所罗门与大卫形成并立共管的君主统治,这也能够解释历代志上28章大卫对臣属的进一步宣告。无论如何,在列王纪的叙事中,我们没有发现大卫此前已经命定了所罗门继承王位,如果他已经这么做过,或许亚多尼雅不会有非分之想。当然,这确实是一场政治斗争,因为所罗门是神所爱的,一定会表现出不同,也自然被亚多尼雅当作竞争对手。

所以,当拿单为拔示巴出谋划策的时候,比较可能大卫并没有正式宣布过所罗门是继承人。那么,大卫是否如拔示巴所求告的那样,私下表示过“所罗门为王”呢?我们不知道。但从上下文看,即便大卫曾经有过表示,也很可能是一种相当弱的表示,以至于他自己都不记得,需要王后提醒,先知“证实”。

因此,所罗门的王位主张,在法律上弱于亚多尼雅,也因此,他就必须获得大卫的直接命令(遗嘱),而这个直接的命令,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拔示巴和拿单这一场计划好的行动。并且,这一场行动,是在宫廷内室中秘密进行的。

这样,关注点就出现了:

1:15 拔示巴进入内室见王,王甚老迈,书念的童女亚比煞正伺候王。

拔示巴和拿单采取秘密行动的时候,列王纪的叙事特别指出,亚比煞在场。因此,亚比煞是这次秘密行动的目击者和见证人,她看见、听见了拔示巴怎样为所罗门“求国”。

这样,所罗门在听说亚多尼雅求亚比煞为妻时,所说的话就可以理解。拔示巴的政治敏感度不如所罗门,没有意识到亚比煞的重要性,但所罗门立即意识到了,所以他对自己的母后这样说:

2:22……为何单替他求书念的女子亚比煞呢?也可以为他求国吧!……

这话说得很奇怪。首先,所罗门已经做了王,2:12说“他的国甚是坚固”;其次,退一步,如果亚多尼雅要强行反叛,也不可能通过人来向所罗门求;第三,再退一步,即便亚多尼雅要来表达自己仍然对王位有权利,也不可能找所罗门的亲生母亲、当朝太后来传话,拔示巴也不可能这样做(这就“不平安”了)。所以,所罗门在这里话中有话。在我看来,这是所罗门直接提醒太后拔示巴:不要忘记,你是怎样进宫去向大卫王为我求国的,亚比煞知道整个过程。所以,亚多尼雅可以求任何人为妻,唯独不可以是亚比煞。

我们开始接近为何开篇要写亚比煞了,但还不太够,需要再挖一挖。

亚比煞的出现,与一个主题直接相关,就是“大卫王老了”。开篇说的是“大卫王年纪老迈,虽用被遮盖,仍不觉暖”;亚比煞第二次出现时,说“王甚老迈,书念的童女亚比煞正伺候王”。所以,大卫老了,并且老得很厉害。1:4说“王却没有与她亲近”,原文用了旧约常用表示性关系的说法:“王不知道(认识)她”;1:11拿单说,亚多尼雅作王了,“我们的主大卫却不知道”;1:18拔示巴也对大卫说,亚多尼雅做了王,“你还不知道”。对大卫的这个描述,与撒母耳记中所描述的以前他的形象形成极大的反差。约押设计劝大卫与押沙龙和好,派聪明的提哥亚妇人去游说,两次提到“我主我王能辨别是非,如同神的使者一样”(撒下14:17)、“我主的智慧却如神使者的智慧,能知世上一切事”(撒下14:20);后来米非波设为自己辩白没有不臣之心,也说“我主我王如同神的使者一般”(撒下19:27)。所以,大卫的形象从“知道”变成了“不知道”,表明在王位交接的这个时候,大卫已经无力控制局面。

大卫的老迈,导致国内动荡,为王位继承产生纷争,进而发生宫廷密谋和流血事件。实际上,这预示了联合王国将来分裂的命运。尤其是,大卫和所罗门都决定要杀死示每,分裂了大卫家与扫罗家,也为将来埋下了祸根。回想一下当年大卫赦免示每时的情景,押沙龙叛乱初定,国中急需团结,亚比筛建议杀示每(理由与后来大卫遗嘱诛杀示每一样),大卫回答说:“今日在以色列中岂可治死人呢?我岂不知今日我作以色列的王吗?”(撒下19:22)

所以,大卫登上王位,是建立在全国支持的基础上,尤其是他与约拿单的结盟,团结了扫罗家族;平定押沙龙叛乱后,他仍然极为注意团结各支派。但所罗门登上王位,却是建立在许多宫廷密谋和流血的基础上。在此过程中,我们不难看到所罗门的政治智慧,他很善于为自己建立正当性,杀亚多尼雅、约押和示每的时候都是如此。但是,我们也看到了大卫治国与所罗门治国的不同。所罗门在位,一直是在”坚固他的国”。然而,2章末了,所罗门将政敌清洗干净,“坚定了国位”,接着的下文就是他与埃及结亲,娶了法老的女儿。

所罗门在位,最大的成绩是建圣殿,但是他把王宫造得比圣殿还要宏伟。从列王纪的叙事中,我们当然可以看出他做王是出于耶和华,但细读叙事,也不难看出对他的行事并非完全赞赏。自他之后,整个以色列王国的历史就陷入分裂、背叛、流血、阴谋,圣殿建立之后,见证的是以色列人的悖逆神。在这一点上,也确实应验了所罗门的献殿祷告,如果人民得罪神,神就会降罚,甚至被掳,但只要他们愿意悔改,就必得赦免。这是列王纪全书的主题。

因此,列王纪开篇记述书念的童女亚比煞,是因为亚比煞是理解头两章大卫衰微和王权交接的关键线索,头两章又是理解所罗门治理国家(与大卫不同)的线索,所罗门对国家的治理,又提示了整本列王纪的主题。所以,书念的童女亚比煞,并不是一节作为花絮的小插段。

 

此条目发表在我的信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