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善的选择

万福玛丽亚

片名:万福玛丽亚 Maria Full of Grace
导演: 乔舒华·玛斯顿
编剧: 乔舒华·玛斯顿
主演: 卡特琳娜·桑地诺·莫雷诺 / Virgina Ariza / Yenny Paola Vega
类型: 剧情 / 惊悚 / 犯罪
官方网站: http://www.mariafullofgrace.com/
制片国家/地区: 哥伦比亚 / 美国 / 厄瓜多尔
语言: 西班牙语 / 英语
上映日期: 2006-04-02
片长: 101 分钟
又名: 走私海洛因的少女
IMDb链接: tt0390221

如果你去波哥大,会发现当地的居民对外国游客十分热情。或许,这是因为他们知道你可能在本地遭遇什么,你可能被下药、关在一个小黑屋里三四天,醒来的时候发现银行卡已经被刷爆了。当然,你最有可能撞上的,是毒品贩子。

这是哥伦比亚,玛利亚生活的地方。

许多年前,曾经有一度辩论赛大为流行,引发风潮的是复旦辩论队在国际大专辩论赛上的胜利。我还记得半决赛的论题是“温饱是不是道德的前提”。这个问题当然是一两句话说不清的,否则不会用作辩论赛的题目。更复杂的问题在于,人的道德选择,通常不仅仅是当下的处境造成的,而是此前一系列重重叠叠、或大或小的选择的结果。就像下围棋,有时候一手缓招的恶果,要到几十手之后才显露出来,而到了那时,就已经没有两全之计了。

玛利亚的生活是贫穷的,然而,人在贫困中仍然免不了要做选择,有时候还因此需要做更多。在这里,人们像实际上其他地方的人一样,每天都在做着各种各样的选择,其中许多看起来不起眼的决定,都会成为一种道德选择。每个人都要做自己的选择,而一个人的选择,将不可避免地影响其他人的生活。

在玛利亚的生活中,那些本来应当承担更大道德责任的男人们纷纷走避,她的家里只有外婆、妈妈和姐姐,还有姐姐的小孩,整天都在琐碎的争吵中度过。她怀孕了,但孩子的父亲照样是个没骨气的软蛋,他甚至不敢像玛利亚那样爬上屋顶、眺望远方。工厂里的拿摩温则毫无意外地是资本的化身,每个毛孔里都流淌着鲜血和肮脏的东西。

鲜花是美丽的吗?当它们成为强度极大、使手指常常带伤、却又价格低廉的工作时,它们的美丽在你眼中有没有减少一些?毒品贩子是邪恶的吗?当他们成为唯一体谅你的困境、对你轻声细语、预付生活费的雇主时,他们的邪恶有没有减轻一些?

玛利亚是勇敢的。她从不畏惧做出选择,也不畏惧道德选择。在内心的深处,有一种向善的力量在推动她,向着明亮那方。当她决意充当毒骡的时候,她相信这是一个向善的决定。她有没有更好的选择?我是说,对她而言,真的有更好的选择吗?

玛利亚是美丽的。所以,露西是另一个玛利亚。所以,她们第一次相逢就认出了自己。玛利亚从露西那里,知道了美国,那里“什么都很好”。美国好在哪?因为美国没有毒品贩子?当然不是。因为美国有鲜花?当然不是。美国不穷,人们倾向于认为,不穷,就比较少落入困难的道德选择。

如果我是编剧,一定要把露西姐姐卡拉的名字改作“伊利沙伯”。

在整部影片中,玛利亚很少露出笑容,唯一一次发自内心的笑容,是在B超屏幕上看到自己腹中胎儿的影像、听到他的心跳。推动玛利亚去奋力选择的,是这个新生命;也正是这个小生命,帮助玛利亚避免了在机场被捕的命运。见到身怀六甲的卡拉,这位母亲告诉玛利亚,这里的生活也不容易,可是,为了自己的孩子,辛苦都值得。最终促使玛利亚留在美国的,恐怕也是对自己腹中新生命的期待。

为什么我们会觉得玛利亚选择做毒骡会是朝向善的决定?因为人总是倾向于认为,母亲出于爱子之心所作的决定,哪怕有道德上的瑕疵,也总有可以原谅之处。影片的结尾大致也就是如此,平平淡淡,但是观众可以从中感受到道德选择的张力。

人究竟要如何去做道德选择?每个人的内心深处,或许会有一种声音在说:道德不是以温饱为前提的。然而,现实也迫使人承认,贫困将会大大削弱人做出道德选择的能力。可是,物质的充足就一定能够加强人做出道德选择的能力吗?而在一个遍地毒品的地方,腹中的胎儿真的能够正当化一些决定吗?或者,当玛利亚在更富足的美国生下自己的孩子,她的境遇又会比自己在老家的时候好多少?到那个时候,她又该如何选择?

如果,更严重,整个世界都被罪恶沾染,每一个人都无处可逃,我们又要怎样去做道德选择?

此条目发表在我的信仰, 看电影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